生態農業 —— “互聯網+農業” 發展農業新格局
專欄:行業資訊
發布日期:2017-01-18
閱讀量:1652
收藏:
當過攝影師,做過翻譯,還干過銀行理財師,這樣的謝明曾做起了生態農業。是向往“田園生活”的生活新選擇?還是新形勢下貼合人們生活方式的“大事業”?這一切恐怕謝明也說不清楚。四年前,謝明曾跟他的女朋友一起辭職回到女友的家鄉山東煙臺棲霞,他們想種出安全又好吃的生態蘋果。現在,他是恩然自然農莊創始人,他的生態蘋果終于“有點甜”了。  如今網易養豬、褚時健銷售“勵志橙”,傳統農業似乎越來越難滿足人...

      當過攝影師,做過翻譯,還干過銀行理財師,這樣的謝明曾做起了生態農業。是向往“田園生活”的生活新選擇?還是新形勢下貼合人們生活方式的“大事業”?這一切恐怕謝明也說不清楚。四年前,謝明曾跟他的女朋友一起辭職回到女友的家鄉山東煙臺棲霞,他們想種出安全又好吃的生態蘋果。現在,他是恩然自然農莊創始人,他的生態蘋果終于“有點甜”了。

  如今網易養豬、褚時健銷售“勵志橙”,傳統農業似乎越來越難滿足人們的要求了。談到從事生態農業的初衷,其實仍是人們對吃的新需求。我國化肥農藥用量世界第一,平均化肥施用強度是國際公認化肥施用安全上限的1.61倍,化肥過量使用會造成土壤酸化,增加骨痛病等疑難病癥的患病風險;而農殘成為消費者對食品安全擔憂的重點。根據國務院印發的《“十三五”生態環境保護規劃》,要求到2020年,實現化肥農藥使用量零增長,化肥利用率提高到40%以上,京津冀、長三角、珠三角等區域提前一年完成。

  這樣漸漸告別農藥的生活,怎樣才能來得更順當?如何才能讓人們更信任生態農業,擁抱更自然的飲食?

  生態農業的轉變 竟是從品質下降開始

  “我們從2011年10月開始做實驗,2011年棲霞當地果農每畝使用復合肥、有機肥約一千斤,即一畝地是兩噸肥的投入量;農藥一年用6到8次,種類加起來是8種左右,平均畝產蘋果6500到7500斤,次果率10%,每畝投資在3000元左右。”謝明說。

  由于謝明和女友都沒有從事農業的經驗,2012年他們在承包的果園里種了2400棵蘋果樹,把復合肥砍掉了90%,僅用了100斤,把農藥減到6次。

  “2012年的實驗幾乎全部失敗了。”讓謝明非常沮喪的是,蘋果產量沒有下降多少,約6500斤,但次果率高達在50%左右。于是,2013年他們在上一年失敗的基礎上,對農藥種類跟培育時間上做了些調整,次果率下降到35%,產量增加10%左右。2014年他們把農藥限制到4次,徹底杜絕化肥使用,次果率繼續下降到25%左右,蘋果品質開始往上升。

  “在做農業之前,我們想象中,如果常規農業按照可持續農業方法去做,農產品品質應該是直接上升、產量下降。但事實并非如此。”謝明說,常規農業在往可持續生態農業轉變的過程中,前三年產品品質是逐年下降的,到第四年才達到平衡。

  “我說的是綜合品質包括糖度、外觀、脆度、果香和保存期限等。2016年是最好的一年,農殘23項全部零檢出。2011年我們開始做合作,農戶從1戶增加到現在11戶,合作面積從1畝增加到現在70畝。我們跟農戶合作模式是我們給他提供融資和技術支持,農戶生產的蘋果全部包銷,包銷價格比市場價高20%左右。從2013年開始跟我們合作的農戶差不多都有20%到30%的增收。”謝明說,從長遠看,有機農業比常規農業產量持平,品質更好,物料等成本低,但之所以市場售價相對較高,是因為前期投入大,成本回收壓力大。

  可信農場 誠信透明獲得更多“鐵粉”

  一墩青永續農場創始人成鵬飛曾是地方的扶貧辦官員,2010年扶貧項目結束后,他站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。2011年,一墩青農場成立,依靠永續農業和生物動力農業原理,進行生態農業種植,拒絕農藥,不用化肥,在保護環境的同時,為周邊農戶樹立一個可學習的榜樣。

  “我們在2012年就開始組織農戶做可持續的農耕記錄項目。這個記錄究竟是給誰看,怎么去做記錄,我們做了一些嘗試。這個標簽上就寫了我們產品的品種、誰來生產,以及在生產過程中我們是怎么樣做的。”讓成鵬飛非常欣慰但是,經銷商和消費者都非常歡迎這樣的記錄。“有一些客戶會質疑你的產品以及它的安全性,面對這樣的問題,做這樣的記錄是很有必要的。有了微信后,我們也用微信和微博來發一些記錄,這種記錄有及時性,當你想改這個資料的時候很難改。記錄具有透明性,體現了生產者的誠信。因此,我們獲得了更多的客戶、更好的口碑、更多的‘鐵粉’。”

  近幾年來,類似農事寶、農管家等農場管理APP層出不窮,基于移動互聯網提升農場生產效率,體現誠信并不是一件新鮮事。北京樂平公益基金會也推出了“可信農場”數字化生產記錄平臺。這是一個基于生態信任農業理念,以提升農場生產力、建立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信任關系為目的開發的一個農事管理、信息共享平臺。

  北京樂平公益基金會秘書長沈東曙說,“可信農場”平臺旨在服務兩種人群,一為加入生態信任農業的生產者提供強大的數據收集與分析功能,并輔以專家在線指導、同行交流及市場推廣等服務,進而提升農場的生產、運營效率;二為消費者提供能直接了解食材整個生產過程的入口,以“公開、透明”的態度取得消費者的信任,從而改善生產者和消費者之間的信任關系。

  為保證“可信農場”數字化生產記錄的真實性與準確性,避免虛假信息的干擾,北京樂平公益基金會生態信任農業事業部還制定了平臺使用標準。在尊重農戶個人差異、尊重實際生產情況的前提下,農戶需在生產過程中盡量不使用或完全不使用化肥、農藥等人工合成化學物質,并保證上傳至“可信農場”平臺的信息與實際情況吻合。在生產過程中,樂平派出的巡查員根據每個農作物的特性,在特定時間節點進行田間巡查,判斷實際情況是否與上傳至平臺內容相符。產品上市前由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農藥殘留檢測。

  勞動力成本 已從農業的優勢變成劣勢

  “我覺得‘互聯網+農業’是農業在線化和數據化,即通過現代信息技術對傳統農業的水、土、氣、肥、水、藥、裝備、勞動力、市場、信息重新配置,讓它進入一個新的生產方式,新的經營方式、管理方式,跳升到新狀態。”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道亮說。

  我國的傳統農業的生產規模很小,每戶僅八畝地;組織化程度很低,合作社占比還不到31%,合作社規模小;農業勞動生產率比較低,歐美發達國家的一個勞動力生產率相當于我國的20倍。

  “老齡化凸顯,越來越多的農民是老人。有一個大致的統計,我國農業一線勞動力平均年齡約在50到60歲,越發達地區年齡越大,越落后地區越年輕。但年輕是相對的,即都超過45歲,45歲以下幾乎沒有。”李道亮認為,如今勞動力成本已從優勢變成了農業的劣勢。“互聯網+農業”是指轉變傳統的生產方式,比如現在一個人種八畝地,將來一個人要種一千畝地或一萬畝地;現在一個人養兩百頭豬,將來能養一萬頭豬,“是從一種狀態轉向另一種狀態”。

  “我國農業每年病害發生的面積約是70億畝次,防治面積是80億畝次。”中國農科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生物防治室副主任張禮生研究員說,現代農業的轉變方式之一就是要轉變病蟲害防治方式,以傳統以化學農藥為主的防控方式向以生物防控為主轉型。

  “農藥減量是政策要求,我們的試驗是技術保障,我們要讓大家知道從科學上來說,農藥減量是可實現的。”張禮生說,比如用益蟲來吃掉害蟲,以蟲吃蟲;用有益的微生物農藥,對人和畜沒害處,“讓害蟲得傳染病死掉”;物理防治措施,通過空間阻隔及聲、光等調控等,如防蟲網、反光繩等“傻瓜技術”讓農民能很快接受和使用。

  “生態信任農業提供的技術一定要讓生產者有利益可圖,并提高產品品質。”張禮生說,生態信任農業需建立在各方信任基礎之上,如此一來,生態信任農業才有可能向前推進。


(消息來源:中國農業機械網)

下一頁:農機化:改革創新推動農業生產全程機械化
凯发电游